杂话心情随笔

2020-12-12 随笔

  其实取这个名字也是无聊。无话可聊。

  人到中年,作为一个平凡的路人甲某油腻大叔,好几无人员,实在是平凡到了极处。但总有一个躁动的心,哐啷不已。心比人高。

  人有不同,我自认到三十五以后才懂一点点事,才明一点点事理,这个事理可以看作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本质吧。以前总认为时间是可取的,随手可取的,可以不断的试错,不断的重来,但当发现眨眼四张,以前以为是小孩的90后都30了,才知我已不是那个称小某的小伙子了。当我也需要在中午时分打个盹的时候,明白我已不是30。其实这些都不是事,最致命的事,与以前的.同事一起吐槽前公司时,语气中带有不屑与嘲讽,而且不自觉讨论前公司。不得意啊,但凡如果现在混得得意,谁会讨论前公司的那点破事?基本都是谈论现在的意气风发与计划。现在的不得意都是以前种下的果,在温水煮青蛙里时,没有自知,没有及时的止损跳伞。人要靠自已是没错,但是平台出了问题得自救。要么准备好去另一个好的平台,要么自已搭一个平台。都没有,只有不如意。

  这些年的摸爬滚打中,自认见识了一些东西,但是当见到当年不起眼的小伙伴风生水起时,觉得好惊讶,同时还不理解为什么?后来逐渐才明白,有时候,不是你能力不够,而是你的眼界限制你的能力。同样一件事,你做与你老板做,结果不一样,因为你的权现不够,不是你能力不够,这是职场。同样,如果你是打工,而别人是去自已当老板,当年你们把压力或是责任丢给自已或是丢给自已的老板,结果也会不一样。当然,创业可能失败,但打工同样可能失业。

  回首过往,确实痛失了几次良机。

  老人说,种一棵参天大树,最好的事机是十年前,第二是今天。

  以上,算是复盘与自勉吧。

杂话心情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
上一篇:年轻不应该是这样心情随笔 下一篇:责任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