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饼抒情散文

2020-11-21 散文

  昨天,我又买了两斤柿饼。这时我外婆最爱吃的,想起她吃柿饼的样子,现在还是历历在目。可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

  从我记事起,妈妈去看望外婆,她总是会买两斤柿饼,我问妈妈:“为什么每次看外婆,你都要买两斤柿饼呢?”妈妈笑了,她说:“你外婆最爱吃柿饼了,但我们买多,她又会埋怨我们太浪费了,所以,我们只好少买点了。”

  其实,外婆吃柿饼的原因有两个,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爱吃柿饼,其次,就是她的牙齿不好,所以,她只能吃柿饼这一类软一点的东西了。

  还记得,我在小的时候,总是很调皮,不管有事没事,就只喜欢躺在外婆的怀中,让她喂我吃柿饼,当她把柿饼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喂到我嘴里的时候,我总能感受到一种久违的知足感,这使得我不敢快速的咀嚼。在细嚼慢咽中,再趁机看看她那爬满皱纹的脸,一种和蔼的充满慈爱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让我体会到了一个老人心中的幸福感。

  但有时,我也会发起我的牛脾气,这使得她是又生气又伤心,但是,就算我能看见她拼命地吃柿饼(外婆生气的标志性动作),好脸面的我,还是不会主动向她道歉,所以,就只能僵持着了。

  然而,这种僵持是持续不了多久的,过一会,就能看见她那瘦小的身体在我的窗前晃来晃去,然后吃一口柿饼,脸上又带着她那慈祥的笑容,走进我的房间。其实,我也是有点后悔了,但由于抹不开面子,就又对她横眉竖眼起来,这时,她就将所有错都揽在她的身上,再连声道歉。与此同时,她还会将柿饼喂到我的嘴里,然后转移话题。当然,我们也就这样和好了。

  再到后来,我懂事后,我就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惹外婆生气了,反而,有时不见她,我还会想念她,所以,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去看她。我看外婆时买的东西,也跟妈妈看外婆的时候买的东西一样,其他的什么都没买,就只买了两斤柿饼。但外婆似乎不太高兴,我以为是我买少了,谁知,她是嫌我给她买东西了。

  但我已经买了,总不能退回去吧!所以外婆就只好接受了,但是,她又将这些柿饼全给我端上来了,他说:“我以前是给你喂柿饼,可是现在你已经长大了,所以你就自己拿着吃吧!”我无法退却外婆的盛情款待,于是,拿起了一个柿饼,细嚼慢咽起来,可以说是吃的非常缓慢,想起我以前吃东西时,从来没有过一丝的拘束,甚至,还霸占所有的柿饼,更难以启齿的是自己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在,这方面所有的感觉,都同时涌上了心头,一下子成了自己内心尴尬的回忆。

  我一下子想的出了神,竟然没有注意到一旁盯着我的外婆。我转头一看,外婆正笑眯眯的盯着我,嘴里嚼着我买来的柿饼,看样子,她已经盯了我好长时间了。我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后,就大吞起柿饼来。这时,她就像已经看明白了似的说:‘’到外婆这儿来,就像到家一样,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不必太过拘束。”我笑了,她也笑了,笑的`是那么知足,那么幸福。

  从此以后,到外婆家,我是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还和小时候一样,没有一丝拘束。其实,不是因为我不懂得拘束,在我的概念里,外婆这儿就是我的家,所以没有什么可以拘束的。

  后来,外婆去给我表妹做饭去了,我也就很少见到她了,几乎是一年能见到两三次,所以,当我见到她时,也就格外的亲热,给她多买了几斤的柿饼。可是,她却改变了许多,在以前,几乎是天天柿饼不离口的,可是现在,她一天也就是吃两三块柿饼。或许,是因为她老了,对自己喜欢的吃的,也就那样了,又或许,是她想让我吃,所以才找借口说自己吃得少了。

  我也是个直白的人,所以,就将柿饼硬塞在了她的手里,可是,在这时,她还在推辞,直到我不高兴了,她才笑嘻嘻的将柿饼紧紧地握在手里,然后慢慢地将它一点一点喂在嘴里,就是在这个时候,她也不会忘记往我的嘴里喂柿饼,于是,我严肃的脸上又充满了会心的笑容,。我快速的接住她手里的柿饼,然后吞到嘴里,享受着柿饼的甜美,也品味着幸福的美好。

  我很希望这个情景能持续到永远,只有在与她相处的点滴中,我才能感觉到,我其实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还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有的时候,这种感觉是好的,但有时候,尤其是正处于叛逆期的我来说,我更喜欢自己是个独立的成年人,所以就不怎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有时候也讨厌外婆这样对待我。

  再到后来,我成功考上了高中,所以看望她的次数更少了,有时,一年只能看望她一次。不知道,是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所以才忘了她的样子,还是岁月无情,让她变得更加苍老了。总归,再见到她时,他已经是满头银发了,脸上的皱纹也比以前更加多了,腰也弯的很厉害了。“这还是那个曾今喂我柿饼的外婆吗?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我不禁楠楠自语起来,但很快,我就确定是她了,因为,我看见了她手里的柿饼,这就是所谓的外形变爱好不变吧!

  这天,她知道我要来,老远地里,就已经在等待了,我快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不知不觉中,已经是热泪两行了。她拍拍我的肩膀开玩笑似的说:“我又没死,你干嘛哭丧呢,你是不是在存心咒我呢?”我被她的这番话逗笑了,带着哭声,说:“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这才忍不住流眼泪了,哪有咒你的意思呢?”她笑了,“我这不是逗你呢吗?一见面就哭,太不吉利了。”

  在短暂续旧之后,我就相跟着她回家了,一路上,我们说了许多,好像藏了一肚子的话,就等着现在,一下子把它说完似的,但现在,时间有限,所以,我们就只能挑最重要的说了,在说的同时她也和以前一样,边说着,边往我的嘴里喂切开的柿饼小块,我也和以前一样,主动接过她手里的柿饼小块,然后直接喂在嘴里,细细的咀嚼。

  可是好日子总是很短暂,当我和往常一样,提着柿饼去看外婆时,她已经去世了,这时,我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悲伤了,任由泪水划过脸颊,手中的柿饼,也不知该放在那里了,我责怪母亲,怪她没有及时告诉我,母亲说:“你要好好学习,让你知道了,也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就为这,我还跟妈妈制气了几天。后来,我也想通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是无法改变的,逝去的已经过去,活着的还要继续,继续想这,还不如多做几件外婆希望我做的事吧!

  现在,我吃的并不是柿饼,而是回忆,是难以割舍的情。

柿饼抒情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
上一篇:家事国事,生活日常散文 下一篇:回家抒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