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慌张美文随笔

2018-11-07 随笔

  老黄这些日子很忙碌。交警、公交公司、律师行之间来回奔波,希望尽快让儿子出来!

曾经的慌张美文随笔

  我来时,屋子里挤满了人。坐在桌子边的,都是老黄多年的朋友;一旁站着的邻居时不时会愤怒地插些评论。

  “那分明就是一颗地雷啊,”老黄沏着茶,招呼着朋友,“临时车亭飘出马路,顶部还沒有大巴高!”

  “交警怎么界定责任的?”我问道。

  “全责。全责啊!”老黄眼中喷着火,“是你撞的`,候车亭才塌,两个人才死的。”老黄起身,拉开抽屉,抽出几张材料,第一页是申诉书,申诉事项:儿子阿德不负刑事责任。

  阿德是家里的顶梁柱,刚刚入职公交公司,不到二个月就出了这天大的事故,已拘留二十天了。老黄上有88岁老父,下有独子阿德及两个年幼的孙子,舐犊之情急切而不慌张。

  文化与经验在这时总会显得重要。大半辈子风浪沉浮,让老黃风雨不惊!他不徐不急的语调与坚定的目光,给家人以安慰与镇定。

  沒有一丝的慌张!

  我的心不由地悸动:慌张,曾经的慌张!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县农机厂大院里涌着很多人。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院中,几位公安下车,迳自走进一间办公室。

  “潘司机撞人了!撞一个老太太!”人们窃窃私语。我与伙伴们很好奇,就扒在窗户上往里瞅。只见潘司机坐在长条凳子上,面色苍白,瑟缩一团,在向公安交待着什么。

  那时潘司机也就三十来岁,为人随和,谁要是想搭顺风车,找他一准答应,在厂里很受人待见。但那天,我才知道,人犯错误,特别是重大错误,慌张一定会如影随形的!

  好像说后来责任不在他,加上单位做保,潘司机沒有坐牢,但后来的几天,人们都知道,潘司机家白天不生炊烟,夜晚不开灯。他母亲不洗不漱,总坐在门槛上,伤心地哭泣:“作孽啊,把人撞了!”

  老太太出殡那天,披麻戴孝走在最前面,举着灵幡的,是潘司机。

  夜已深,老黄安排好明天的事,我便告辞。刚走沒多远,“王老师!”老黄儿媳妇跟上来,怀中抱着六个月大的儿子,“阿德出这么大的事,您干万别说出去啊!"顿了顿,凑近些,有些慌张,“要是死者家属知道我家住址,闹过来,可不得了啊!”

  我应承着,转身沒入黑夜里,步子也有些慌张。

【曾经的慌张美文随笔】相关文章:

1.曾经错过的曾经美文随笔

2.心底的曾经美文随笔

3.曾经的慌张优美散文

4.也许、曾经、回忆美文随笔

5.曾经爱过你美文随笔

6.曾经的是时候美文随笔

7.慌张的日子感想美文

8.慌张的日子感想随笔

上一篇:思乡美文随笔 下一篇:荒凉了的小山村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