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的诗歌

2018-02-03 诗歌

  泰戈尔少年时代即开始文学创作,在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他涉足诗歌、小说、戏剧等领域,以下是小编收集的泰戈尔的诗歌,欢迎查看!

  我一无所求,只站在林边树后。

  倦意还逗留在黎明的眼上,露润在空气里。

  湿草的懒味悬垂在地面的薄雾中。

  在榕树下你用乳油般柔嫩的手挤着牛奶。

  我沉静地站立着。

  我没有走近你。

  天空和庙里的锣声一同醒起。

  街尘在驱走的牛蹄下飞扬。

  把汩汩发响的水瓶搂在腰上,

  女人们从河边走来。

  你的钏镯丁当,乳沫溢出罐沿。

  晨光渐逝而我没有步近你。

  ——泰戈尔《我一无所求》

  假如时光已逝,

  鸟儿不再歌唱,

  风儿也吹倦了,

  那就用黑暗的厚幕把我盖上,

  如同黄昏时节你用睡眠的衾被裹住大地,

  又轻轻合上睡莲的花瓣。

  路途未完,行囊已空,

  衣裳破裂污损,人已精疲力竭。

  你驱散了旅客的羞愧和困窘,

  使他在你仁慈的夜幕下,

  如花朵般焕发生机。

  在你慈爱的夜幕下苏醒。

  ——泰戈尔《当时光已逝》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你的生活就会充满忧虑

  我的家在十字路口,房门洞开着,

  我心不在焉--因为我再唱歌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

  我决不会用我的心来回报。

  倘若我的歌儿是爱的海誓山盟,

  请你原谅,当乐曲平息时我的信证也不复存在,

  因为隆冬季节,谁会恪守五月的誓约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请不要把它时刻记在心头

  当你笑语盈盈,一双明眸闪着爱的欢乐,

  我的回答必然是狂热而草率的,

  一点儿也不切合实际

  --你应把它铭记在心,然后再把它永远忘却.

  ——泰戈尔《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如果你不说话,

  我将用你的沉默填满心房,并忍受它。

  我将静静地等候,

  像黑夜中彻夜不眠的星星,

  忍耐的低首。

  黎明一定会到来,

  黑暗终将逝去,

  你的声音将注入金泉,

  划破天空。

  那时你的语言,

  将在我的每一个鸟巢中生翼发声,

  你悦耳的曲子,

  将怒放在我的丛林繁花中。

  ——泰戈尔《忍耐》

  我以数不清的.方式爱你

  我的痴心永远为你编织歌之花环

  亲爱的,接受我的奉献

  世世代代以各种方式挂在你的胸前

  我听过的许多古老爱情的故事

  充满聚首的欢乐和离别的悲郁

  纵观无始的往昔

  我看见你像永世难忘的北斗

  穿透岁月的黑暗

  姗姗来到我的面前

  从洪荒时代的心源出发

  你我泛舟顺流而下

  你我在亿万爱侣中间嬉戏

  分离时辛酸的眼泪和团圆时甜蜜的羞涩里

  古老的爱情孕育了新意

  陈腐的爱情而今化为你脚下的灰尘

  一切心灵的爱欲、悲喜

  一切爱情传说,历史诗人写的恋歌歌词

  全部融合在你我新型的爱情里

  ——泰戈尔《永恒的爱情》

  有关泰戈尔的故事

  印度作家泰戈尔接到一个姑娘的来信:“您是我敬慕的作家,为了表示对您的敬仰,我打算用您的名字来命名我心爱的哈巴狗。”

  泰戈尔给姑娘写了一封回信:“我同意您的打算,不过在命名之前,你最好和哈巴狗商量一下,看它是否同意。”

  泰戈尔的学历让人不敢恭维。他几次进学校和留学,但始终不能完整地完成学业。所以,他没有什么文凭。他众多名誉博士和荣誉教授的头衔,是在他成名之后追踪而来的。

  泰戈尔走上创作之路,完全是偶然。在他七八岁时,一位比他大得多的外甥,使劲鼓动他写诗,并教给他诗歌写法。他就在账房要了一本蓝纸本,用铅笔歪歪斜斜地写了起来。谁也没想料到,写作竟成了泰戈尔的终身职业,而且到命终,一直未改在蓝纸本上写诗的习惯。

  他做过一件“托古作伪”的事。他一直对毗湿奴派古诗十分神往,像着了魔一样,一心想掌握其创作秘诀。于是,他十六岁开始,化名帕努辛赫,在文学月刊《婆罗多》上陆续发表伪古诗稿,并在附言中统称这是在梵社图书馆中发现的15世纪诗人的手稿,所有人都信以为真。一位在德国的孟加拉学者,竟将《帕努辛赫诗抄》视为印度15世纪诗歌的典范,并写了一本与之有关的小册子,由此获得博士学位。这是一个很大的玩笑。

  一次,住在他隔壁的小伙子慕名找到泰戈尔:“我一直喜欢文学,对您的每一部作品都印象深刻,希望能够拜您为师,学习写作。”泰戈尔问:“既然你这么喜欢文学,把你写过的文章给我看看吧。”小伙子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没开始动笔,不过,我正打算要写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相信等我写出来之后,谁看了都会被打动……”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小伙子正坐在窗前写作,看到正在散步的泰戈尔,马上推开窗户,大声说:“老师,我的故事已经快写完了,您能先帮我看一下吗?”泰戈尔并没有停,一边悠闲地溜达,一边回答道:“我猜你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动人,不如再重新写一遍吧。”“可是,您都没有看一眼……”小伙子难为情地说。泰戈尔微微一笑:“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小伙子,写作不是件容易的事。”

  接下来,小伙子把故事重写了好几遍,每次拿给泰戈尔时,他总是摇摇头,要他重写。一天晚上,小伙子沮丧极了,睡不着觉,干脆起来四处溜达。走到泰戈尔的窗前时,看到玻璃窗透出泰戈尔伏案写作的身影,屋子里还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他顾不得多想,急忙推门进去,发现泰戈尔满脸泪水地握着笔,眼泪打湿了桌子上的稿子。

  “老师,发生什么事了?”小伙子惊讶地问。泰戈尔擦了擦眼泪,指着桌案上的稿子说:“我正在写一个小男孩的故事,他刚刚失去了相依为命多年的奶奶……”面对泪流满面的大师,小伙子终于懂得了他能够写出那么多动人作品的秘密:一个作家自己没有泪,读者也不会流泪。

  陈三立是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的父亲,别称“散原老人”,在民国时可谓如雷贯耳。汪辟疆在《光宣诗坛点将录》中,将陈三立尊为“及时雨宋江”(在一百单八将中名列首位)可见他在诗坛的地位和影响。

  但陈三立从不以诗坛领袖自居,不论何时何地都很谦虚、随和。1924年,印度诗人泰戈尔来华访问,其间在徐志摩的陪同下,去杭州拜访陈三立。泰戈尔随身带来了191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诗集《吉檀迦利》,郑重签上自己的大名,赠给他心目中最杰出的中国诗人陈三立,并希望他能回赠《散原精舍诗集》。

  令泰戈尔意外的是,陈三立在听完他的要求后,谦虚地摇摇头,微笑着婉拒道:“您是一位世界闻名的大诗人,足以代表贵国诗坛。而我呢,不敢以中国诗人之代表自居。”泰戈尔愣了一下,随即便释然了,由衷地赞许道:“从您的身上,我领悟到了谦虚的真正含义。”为了不让泰戈尔失望,陈三立邀请他在西湖边合影留念,以此纪念一个属于诗歌和诗人的美好瞬间。

  临行前,泰戈尔紧握陈三立的双手,感慨道:“您不愧是中国诗坛的一座巍峨大山,虽然我没有得到您的诗集,但您为人、为文的高尚品格,将会永远留存在我心中。”陈三立微笑道:“您过奖了,我只不过写了几首拙诗,哪里敢跟您这个世界闻名的大诗人相提并论呢。”

  凡是伟人俊杰、有真才实学者,无一不是虚怀若谷的人,也无一不受到世人的尊重。

  泰戈尔的父亲为教育好儿子,就以自己的示范作用来影响儿子。每天早晨,父亲把泰戈尔叫醒,父子俩一起背诵古诗。早点之后,父亲让泰戈尔坐下来,静静地听自己颂唱经文,然后一块儿去散步,散步时讲各种知识。回到屋里,教孩子读英文。晚上,爷俩又一块学习,还以天为书,讲初级天文知识。泰戈尔的求知欲望越来越浓,父亲把家里的藏书展示给孩子,泰戈尔饱览名著,写出了第一部诗剧。

泰戈尔的诗歌

[诗歌]相关推荐
上一篇:古人评价白居易诗歌 下一篇:诗歌的分类标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