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诗歌鉴赏

2018-07-10 诗歌

  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

  便下襄阳向洛阳。

  杜甫诗鉴赏

  这首诗是唐代宗广德元年(763)杜甫寓居在梓州(今四川省三台县)时所作。这年正月,安史叛军头子史思明的儿子史朝义兵败自缢,持续七年之久的安史之乱暂告结束,河南河北相继收复。当时携家带眷流落在梓州的杜甫,听到唐军的胜利消息,喜不自禁,写下了这首千古传诵的七律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开门见山,诗情激荡。剑外点明听到喜讯的地点。忽传初闻表明喜讯来得突然,也表明喜之惊,收蓟北直接写出是什么样的喜讯。一个忽字,将惊喜之情溢于纸上,同时又将剑外 蓟北相隔千里的.两地连接在一起,把人们奔走相告飞快地传递喜讯的情态和气势都融于字里行间。

  杜甫在国家的动乱中,颠沛流离,饱受忧患,无时不在渴望着叛乱的平定。初闻涕泪满衣裳呢?

  一个满字,将诗人百感交集,喜泪纵横的状貌真实而细致地描摹出来。不是半生坎坷,饱经沧桑的人,怎会如此泪满!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如狂是继表现闻听喜讯后的情景。初闻时的喜悦,还没有来得及有更多地体会,在惊喜之中已是涕泪纵横。这是感情的第一次爆发,喜情还多在惊情之中。回过头来看看妻子儿女,她们脸上平日的愁云,早已烟消云散,呈现出一片欢乐的情态。这就不能不使诗人想到,平日患难与共的妻子儿女,几年来与自己一样遭受过多少战乱之苦,忍受了多少忧愁的折磨。如今也都转忧为喜,这就更使诗人喜上加喜,以致顾不得看书了,胡乱地把书收拾一下,就手舞足蹈起来,一个狂字,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诗人当时的喜态,这是诗人喜悦感情的第二次爆发。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是诗人喜悦感情的第三次爆发。诗人象小孩子一样欢乐得手舞足蹈还不能表达自己的喜悦,还需要放歌纵酒才能把喜情抒尽。’白日放歌纵酒,不是借酒浇愁,而是以酒助兴;今日之高歌,不是长歌当哭,而是快乐地欢唱。他恨不能立即归去,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正是诗人归心似箭的心理写照。

  穿下二字,贴切、形象地描绘出诗人想象中在险峡中穿行疾驶与出峡后顺流而下的畅快之情。

  这首抒情诗,抒发了听到官军收河南河北的消息后的极度喜悦心情,表达了诗人渴望祖国统一,人民生活得到安定的热烈感情。诗中突出地抒发了一个喜字,从闻喜讯,到流喜泪、观喜容、呈喜态、唱喜歌、思喜归,无处不喜。

  杜甫的诗一向以沉郁顿挫著称,这首诗却一反往日的风格,而以爽朗明快取胜。八句诗似脱口而出,水到渠成,极其欢欣鼓舞,轻快跳宕。因此清人孙沫评这首诗说:一气旋折,八句如一句,而开合动荡,元气浑然,自是神来之作。除第一句叙事外,这首诗后七句全是抒情;除前两句不对仗,后六句全对仗。这种内容与形式毫无拘束地完美结合,更加增强了诗的感染力。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诗歌鉴赏

[诗歌]相关推荐
上一篇:《莫愁曲 张祜》诗歌鉴赏 下一篇:李益《写情》诗歌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