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诗歌采薇点评

2020-11-08 采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雎》以《诗经》首篇的显要位置,历来受人关注。我认为这首诗歌最大的贡献是承认男女之爱是自然而正常的感情,为后世无数有情男女加了油,打了气。自此以后,诗与歌对爱情的表达就数不尽、道不完。这两者可为一体,也可区分开来,诗可以唱成歌,很多歌词也像诗一样美丽。个人以为对爱情最精彩最浪漫的表达方式也只有诗歌了。每当读到精彩的诗词,唱起美妙的情歌,就有一种对爱的浓浓回味和深深渴望。

  关于爱情诗,从古至今都不乏美言佳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算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爱情境界,虽无凤之双翅,却心有灵犀,实属难得。苏轼的《江城子》更是爱的升华,“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诗人设想亡妻长眠于地下的孤独与哀伤,实际上两心相通,生者对死者的思念更是惓惓不已,他们的爱情早已演变成了化不去的亲情。《卜算子》则是把相思之苦寄情于流动的江水,“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情线索,悠悠长江水,既是双方万里阻隔的天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天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穷别恨的触发物与象征,又是双方永恒相爱与期待的见证。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所寄托之物就更多了。“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麼话?教我如何不想她?”此诗不仅是一首经典的爱情诗,更是创造了汉字中作为女性第三人称代词的“她”字,对现代语言文学做出了突出贡献。卞之琳《断章》中:“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也许是在情窦初开的年龄读到这句诗,第一时间就理解成一首爱情诗了,若真是表现一种爱情,却是伤心的、无奈的,好比是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与此比较,“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则是一种生不逢时、相见恨晚,相比封建时代的娶小妻、纳小妾,现代的忘年恋、老少恋则贴上了自由恋爱的标签,细数明星夫妻的'年龄差反到也是一种时髦了。

  关于爱情歌曲,民歌系列似乎更对我的味口。就拿湖北恩施民歌来看,就足以诉说任何心事了,恩施民歌《龙船调》曾被宋祖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唱响,其中一句歌词是“女:妹娃要过河,是那个来推我嘛?——男:我来推你嘛”,唱到这一句,一个鲜活的爱情画面就跳了出来。在金色大厅里,无数个老外闹着推宋祖英过河的桥段也是经典中的经典。恩施地区传统土家文化蕴育了无数的经典情歌,《黄四姐》就是描写一个卖货郎与黄四姐的爱情故事。起头“男:货郎我把鼓摇喂。——女:四姐我把手招嘛,要买丝线绣荷包也。”只这一句就让人有了无数的想象空间。《六口茶》则是趣味十足。“男: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噻)在家不在家?——女: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妈(噻)已经八十八。……男:喝你五口茶呀问你五句话,你的那个弟弟(噻)在家不在家?——女: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我的那个弟弟(噻)还是个奶娃娃。——男:喝你六口茶呀问你六句话,眼前这个妹子(噻)今年有多大?——女: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眼前这个妹子(噻)今年一十八。”整首歌表达了恩施土苗青年对爱情的向往,爹妈已经八十八,弟弟还是个奶娃娃,从逻辑上看似乎不通,恰巧是这种丰富的想象力让歌曲更有张力、更易传唱。许多恩施民歌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男女对唱”,这一特点最容易让人想到《刘三姐》系列歌曲。电影末“刘三姐: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要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竹子当收你不收,荀子当留你不留,绣球当捡你不捡,空留两手捡忧愁。——合:连就连——阿牛:我俩结交定百年——刘三姐: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阿牛: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合:等三年”。伟大的爱情似乎总不是一帆风顺的,三姐与阿牛经过了种种磨难终于走到一起,结交定百年的爱情让人羡慕不已。相比这些你情我愿,有些情歌就显得悲伤一些,王洛宾先生在1939创作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至今仍被广为传唱。他写到“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我愿抛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每天看着她迷人的眼睛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听完此曲,即使那个地方再遥远,那个多情的郎儿不想去看一看呢?可是从真实历史来看,结局并不完美,两人分离之后,王洛宾先生在回西宁的路上怅然若失。毕竟爱情总是会受到很多限制的,数千年中有无数的爱情输给了距离,输给了门第,输给了身不由已。随着民族大团结、大融合的进程,家乡恩施的对歌氛围也仅留在舞台之上,做为普通老百姓,恐怕想唱,也难有可唱之对象了。若你是百般的幸运,遇上一个想听你唱歌的人,我想就不必拘谨了,就像刘三姐所唱“心想唱歌就唱歌,心想打渔就下河”。

  经典诗歌的创作一定是走心的,许多广为传诵、传唱的诗歌也是经过了历史的积淀与考验,这些经典诗歌对于爱情的表达可谓万紫千红、无所不能。无论是门当户对,还是惊世骇俗,无论是你情我愿,还是一厢情愿,只要表达的恰到好处,就不难寻找其美。遗憾的是,现代的爱情,用诗歌表达的越来越少。到也有人不死心,舞弄文墨一翻,不过赋有诗歌的纸片下面没有一束玫瑰,那效果可想而知就差的远了,甚至落个花言巧语、华而不实的名头。如此看来,不是心有灵犀的那个人,即使千言万语、声嘶力竭,也未必会觉得是真情流露。

诗经采薇的内容 读诗经采薇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