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行唐王昌龄全文、注释、赏析

2022-03-18 王昌龄

  从军行全诗写士子从戎,征战边庭的过程和心情,从而表达了国家有事,匹夫有责的使命感和建功立业的豪迈情怀。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从军行唐王昌龄全文、注释、赏析,欢迎阅读。

  从军行七首

  [唐]王昌龄

  其一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

  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其二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其三

  关城榆叶早疏黄,日暮云沙古战场。

  表请回军掩尘骨,莫教兵士哭龙荒。

  其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其五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其六

  胡瓶落膊紫薄汗,碎叶城西秋月团。

  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

  其七

  玉门山嶂几千重,山北山南总是烽。

  人依远戍须看火,马踏深山不见踪。

  注释:

  从军行:乐府旧题,属相和歌辞平调曲,多是反映军旅辛苦生活的。

  独上:一作“独坐”。

  海风:从边地沙漠瀚海吹来当风。

  羌笛:羌族竹制乐器。

  关山月:乐府曲名,属横吹曲,多为伤离别之辞。

  无那:无奈,指无法消除思亲之愁。一作“谁解”。

  金闺:对女子闺阁当美称,借指家庭。

  新声:新制的乐曲。

  关山:边塞。

  旧别:一作“离别”。

  撩乱:心里烦乱。

  边愁:久住边疆的愁苦。

  听不尽:一作“弹不尽”。

  关城:指边关的守城。

  榆叶:榆树叶。嫩者可食,亦可入药。

  疏黄:指叶子稀疏枯黄。

  云沙:像云一样的风沙。

  表请回军:上表请求撤军。表,上表,上书。

  掩尘骨:掩埋阵亡将士的遗骨。掩,埋。

  龙荒:荒原。后泛指荒漠之地或处于荒漠之地的少数民族国家。龙,指匈奴祭天处龙城。荒,谓荒服。

  青海:指青海湖,在今青海省。唐朝大将哥舒翰筑城于此,置神威军戍守。

  长云:层层浓云。

  雪山:即祁连山,山巅终年积雪,故云。

  孤城:即玉门关。

  玉门关:汉置边关名,在今甘肃敦煌西。一作“雁门关”。

  破:一作“斩”。

  楼兰:汉时西域国名,即鄯善国,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鄯善县东南一带。西汉时楼兰国王与匈奴勾通,屡次杀害汉朝通西域的使臣。此处泛指唐西北地区常常侵扰边境的少数民族政权。

  终不还:一作“竟不还”。

  前军:指唐军的先头部队。

  洮河:河名,源出甘肃临洮西北的西倾山,最后流入黄河。

  吐谷(yù)浑: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名称,晋时鲜卑慕容氏的后裔。据《新唐书·西域传》记载:“吐谷浑居甘松山之阳,洮水之西,南抵白兰,地数千里。”唐高宗时吐谷浑曾经被唐朝与吐蕃的联军所击败。这里泛指来犯之敌。

  胡瓶:唐代西域、吐蕃等地制作的一种金属瓶子,似为工艺品,亦可作贮水器。

  落:指缠络于肩膊。紫薄汗:紫色蕃马

  明敕:明白地训示或告诫,此指接到皇帝的命令。

  星驰:像流星一般飞驰.,形客速度很快。

  封宝剑:指帝王将宝剑赐给有功的边将,即“尚方宝剑”。

  山嶂:指直立像屏障一样的山峰。

  依:倚靠。远戍:远方边防驻军的营垒。

  火:边防报警的烽火。

  作品赏析: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可能对第五回“关云长温酒斩华雄”有深刻印象。这对塑造关羽英雄形象是很精彩的一节。但书中并没有正面描写单刀匹马的关羽与领兵五万的华雄如何正面交手,而是用了这样一段文字:

  (关羽)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

  这段文学,笔墨非常简练,从当时的气氛和诸侯的反应中,写出了关羽的神威。论其客观艺术效果,比写挥刀大战数十回合,更加引人入胜。罗贯中的这段文字,当然有他匠心独运之处,但如果就避开正面铺叙,通过气氛渲染和侧面描写,去让人想象战争场面这一点来看,却不是他的首创,象王昌龄的这首《从军行》,应该说已早著先鞭,并且是以诗歌形式取得成功的。

  “大漠风尘日色昏”,由于我国西北部的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均呈自西向东或向东南走向,在河西走廊和青海东部形成一个大喇叭口,风力极大,狂风起时,飞沙走石。因此,“日色昏”接在“大漠风尘”后面,并不是指天色已晚,而是指风沙遮天蔽日。但这不光表现气候的暴烈,它作为一种背景出现,还自然对军事形势起着烘托、暗示的作用。在这种情势下,唐军采取什么行动呢?不是辕门紧闭,被动防守,而是主动出征。为了减少风的强大阻力,加快行军速度,战士们半卷着红旗,向前挺进。这两句于“大漠风尘”之中,渲染红旗指引的一支劲旅,好像不是自然界在逞威,而是这支军队卷尘挟风,如一柄利剑,直指敌营。这就把读者的'心弦扣得紧紧的,让人感到一场恶战已迫在眉睫。这支横行大漠的健儿,将要演出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场面呢?在这种悬想之下,再读后两句:“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这可以说是一落一起。读者的悬想是紧跟着刚才那支军队展开的,可是在沙场上大显身手的机会却并没有轮到他们。就在中途,捷报传来,前锋部队已在夜战中大获全胜,连敌酋也被生擒。情节发展得既快又不免有点出人意料,但却完全合乎情理,因为前两句所写的那种大军出征时迅猛、凌厉的声势,已经充分暗示了唐军的士气和威力。这支强大剽悍的增援部队,既衬托出前锋的胜利并非偶然,又能见出唐军兵力绰绰有余,胜券在握。

  从描写看,诗人所选取的对象是未和敌军直接交手的后续部队,而对战果辉煌的“前军夜战”只从侧面带出。这是打破常套的构思。如果改成从正面对夜战进行铺叙,就不免会显得平板,并且在短小的绝句中无法完成。现在避开对战争过程的正面描写,从侧面进行烘托,就把绝句的短处变成了长处。它让读者从“大漠风尘日色昏”和“夜战洮河北”去想象前锋的仗打得多么艰苦,多么出色。从“已报生擒吐谷浑”去体味这次出征多么富有戏剧性。一场激战,不是写得声嘶力竭,而是出以轻快跳脱之笔,通过侧面的烘托、点染,让读者去体味、遐想。这一切,在短短的四句诗里表现出来,在构思和驱遣语言上的难度,应该说是超过“温酒斩华雄”那样一类小说故事的。

  相关资料扩展:

  王昌龄(698—约756),京兆万年人,世称“王江宁”或“王龙标”。安史之乱起,避乱回乡,为濠州刺史闾丘晓所杀。作者是盛唐享有盛誉的诗人,与当时著名诗人都有交游,孟浩然、李白、岑参、常建等都存有赠他的诗篇。其诗以边塞、闺情宫怨和送别三类居多。边塞诗或抒发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充满杀敌卫国热情;或描写长期征战怀乡思亲的“边愁”,流露对统治阶级的不满,当时就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称。著有《王昌龄集》。

【从军行唐王昌龄全文、注释、赏析集锦】相关文章:

从军行唐王昌龄及其赏析10-31

从军行唐王昌龄11-09

王昌龄《从军行》全文赏析11-12

从军行王昌龄注释11-13

《从军行》王昌龄赏析11-06

从军行赏析王昌龄11-06

王昌龄《从军行》赏析10-16

王昌龄《从军行七首》原文赏析及译文注释10-23

从军行王昌龄其四注释11-12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赏析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赏析